说话有时候也需要技巧,例如

2022年11月24日06:30:45为人处世评论3阅读模式

我是个安静的人,也是个吵闹的人。

安静起来可以三两天不与任何人说一句话,热闹起来却又可以将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换成牛人聚集的华尔街。很多人都在私下说完很矛盾,我不可否认,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,我的不同只是因为我面对的人不同。

我可以在一些朋友面前肆无忌惮的谈着自己的梦想,可以在一些朋友面前像个傻瓜一样说着自己小时候的趣事,也可以像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,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,指点江山,激昂文字。

但我可以在一些朋友面前如同狐狸一样的警惕周围的风吹草动,我也可以在一些朋友面前小心斟酌一字一句,我还可以像个毫无见解,唯唯诺诺的,只会听从生活与命运的安排应声虫。

我很善变,为了活下去。在现实生活中,有时候你真的不能完全的袒露自己,因为你不知道在那副和善面具下的那张脸是微笑还是阴笑。保护自己没有错,给自己一副铠甲更没有错,因为没有这幅铠甲,你将举步维艰。

最开始,我是不相信这个道理的,直到七年前:

那一年我还是一名初中生,对身边的每个人都推心置腹,直到有一天,我知道了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每年期末,学校都会让学生对老师进行打分,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改善学校,我很单纯。

在班主任那一栏,我明明白白写上了:老师,人都是有惰性的,你应该多多督促他们。我所在的是一所私立学校,所在的那个班级那时候是全年级第一。

班主任很快找到了我,那一年,我只有十三岁。依旧是那张笑眯眯的脸,他和蔼的问我,“小九,你觉得我的教学不好吗?”

我一下子愣在那里,心沉了下去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赶紧摇头。他又笑眯眯的问,“那你为什么要乱写呢?”

我不知道他口中的“乱写”是什么,只好沉默。后来,他又问了什么,我都不记得了,我只是知道自己一直在摇头。

说实话,我很喜欢那位老师,他从不责罚学生,经常和我们玩,但是我心底明白,在学校领导的眼里,一个班级的成绩才是评论一个老师的标准。而我,希望老师可以得到领导的表扬。

离开办公室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那时候我以为这件事结束了,可是并没有。他将我所写的内容告诉了同学们,最后添了一句,“我只想和同学们做好朋友,没想到有些同学希望我多责罚你们呢。”

也许他永远都不知道,因为他的最后一句话,我被全班同学欺负了三年,理由是——喜欢打小报告。

期末考试很快来了,出乎所有人意料,除了我,我们班考了班级最后一名,老师被领导批了一顿,降了一级,调回了高中。

新来了一位班主任,我对他,没有什么印象。因为我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躲避同学们的欺负上面。

不过后来听说,回到高中部的他性格大变,对学生格外严厉,但是带领的班级却可以每一次都是全年级第一。

我听到这一切,波澜不惊。

我没有想到还会遇见他,那一天,他从大老远的地方跑来想跟我打个招呼,而我,狼狈的逃开了。

我不是圣母,做不到原谅。

也许他不知道我因为他的一句话受了多少苦楚,可是我知道自己的青春因为这件事失去了所有的光彩。

学校又让我们评论一下班主任,我在那一栏写上:很好,没有任何缺点。

我的高中,很安全的度过了。

那一年,其实我不是学会了伪装,而是学会了生存。有些话,不适合说出来,就不要说了,对的话给对的人说。
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